昆明市級機關餐飲中心主任吳曾金介紹,昆明市級機關食堂共有12個不同的餐廳,其中8個屬於社會承包,其餘4個由餐飲中心自營。“全部機關食堂最高峰時一個中午曾有13000餘人前來就餐,就餐者中公務員和其他人員各占一半。”(3月27日《人民日報》)
  機關食堂一直是很多百姓關註的地方,因為之前很少有機關能把自己的食堂對社會開放,原因也很簡單,機關辦公需要秩序,如果把機關里的食堂對社會開放,大量社會人員涌入機關里就餐,可能會影響到機關辦公秩序;另外機關食堂因為有財政補貼,所以無論從菜品的花樣、價格、以及衛生程度上來說都遠好於社會上的餐飲,所以為了怕老百姓對此有非議,機關食堂也一直保持神秘和“低調”。
  昆明市機關食堂在此輪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開放機關食堂,讓社會上的人員也能自由出入機關食堂就餐,從錶面上看確實是一件利民的好事,但是筆者認為這隻能是個案,不可能作為一個範例在大範圍內推廣,因為機關食堂既然是作為食堂,那就是針對特定服務人群和服務對象進行餐飲服務的機構,一個單位因為工作人員眾多,從節省資源和方便員工的角度,單位自辦食堂來解決員工就餐問題其實主要是為了方便本單位職工和節約資源。
  因為社會餐飲和機關食堂在飯菜質量和安全監控方面存在巨大差距,再加上很多單位對餐飲都有補助,所以才會給人以“不公平”感,所以消除這種誤解的根本在於加強對社會餐飲的管理,通過減稅和提供更多廉價餐飲經營餐點的方式扶持社會餐飲發展,讓老百姓不必涌進機關食堂也能吃上廉價、可口、衛生的飯菜,而不是必須得靠到機關食堂才能吃上口熱乎飯。
  此外,對於昆明市機關工作人員來說,如此數量巨大的人群涌入機關食堂,排長隊打飯菜肯定是不可避免,這對於午休只有一個小時的機關工作人員來說無疑會有相當的不便,因為排長隊,所以吃完飯基本上就得直接去辦公室上班,連中午打個盹、散會步的時間都沒有了,這對於工作節奏比較緊張的部門工作人員來說,無疑又是一種負擔;再有,從安全的角度來說,如此多的社會人員涌入到機關食堂就餐,如何保證安全對機關來說也是一個考驗,13000人就餐的大場面如果說不存在安全風險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而怎麼去保證餐飲以及公共秩序安全,昆明市機關需要拿出周密的方案應對,這也需要花費很大人力物力。而且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昆明市機關食堂之所以能向社會開放,也是因為政府機關給提供了幾乎免費的場地和統一採購的渠道,所以成本才降低了,說到家,是用公共財政來辦社會大食堂。
  說心裡話,機關食堂開放,在某種程度上,是地方政府在群眾路線實踐教育活動中一種意志和理念的表達,它意在表明,政府機關有誠意和態度以及行動和百姓零距離接觸,但是不妨換個方式,即使不和老百姓“吃在一起”,不開放機關食堂,只要政府部門拿出足夠的誠意搞政務信息公開,讓老百姓能足不出戶就能對政府的各項支出都瞭然於胸,即使不開放機關食堂給社會人員,恐怕大家也不會對機關食堂再有那麼多的猜測和非議,相反,即使政府部門專門抽調力量搞社會大食堂,讓老百姓盡享就餐便利,而在政務公開方面不求新突破,那麼也不會得到社會公眾的真正認可,因此,昆明市委機關食堂面向社會開放,只能是個個案,不具備帶頭示範或推廣的條件。(聞新)  (原標題:昆明機關食堂對公眾開放只能是個案)
創作者介紹

修繕

vx89vxvw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