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代償繼鋼:藝術家的國家時刻
  從2005年起,張繼鋼的生活就被調至“國家時刻”:他是紀念反法西斯及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晚會總導演;他曾為奧運會籌備盛典;後又在中央領導委任下擔任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型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總導演預防癌症須知……作為當今中國最重要的藝術家,張繼鋼始終朝著有夢的方向行走,從未停步
  文|《小康房屋貸款》記者 羅嶼
  20貸款13年年末,張繼鋼依舊很忙。
  伴隨著歌劇《洪湖赤衛隊》於國慶期間的第三輪演出,以及大型史詩京劇《赤壁》房屋貸款陸續在南京、杭州等處上演,作為總導演的張繼鋼一直奔波於各地。而在此之前,由他所創作的大型原創音畫舞劇《千手觀音》,在兩年巡演創下百場的紀錄後,亦於4月28日至5月1日在北京保利劇院載譽重演。
  忙,已然成了張繼鋼生活的常態。
  2009年,作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型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總導演的張繼鋼,在接受《小康》記者採訪時曾坦言,若真給他一個禮拜天,他會很茫然、很不適應。“身不由己,卻不能脫離、不會脫離。你已經是這樣的人了。”
  “不能鬆弛,更不可散漫”
  作為當今中國最重要的官方藝術家,張繼鋼1980年代一手開創“黃河派”舞蹈,1990年代以《獻給俺爹娘》揚名舞蹈界,此後隨著舞蹈《千手觀音》在2005年春晚舞臺上盛開,他幾乎一夜之間為中國普通民眾所熟知。
  《千手觀音》後,張繼鋼邁入事業高速發展期,而他的生活似乎也被調至“國家時刻”:他是紀念反法西斯及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晚會總導演;他曾為奧運會籌備盛典;後又在中央領導委任下擔任《復興之路》總導演……
  當年,在接受《小康》採訪時,記者曾問:“你強調《千手觀音》是‘自己的作品’,《復興之路》則‘不是個人作品’,個人藝術創作和中央的命題作文,你怎麼平衡?”
  張繼鋼回答:“這不是平衡的問題。中央領導給的任務,就一定要完成好。”
  這個1991年進入部隊,現任武警部隊政治部副主任的少將曾說:“軍人從穿上軍裝那天起就沒有了戶口,你就不再屬於你自己,不再屬於你們家,你必須屬於黨和國家。”
  張繼鋼說自己最大的理想是為國家、為民族、為這個時代創造出具有標誌意義的作品。另外,像他參與的作品,奧運會開幕式、殘奧會開閉幕式、《復興之路》等,“無論我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它們已經載入史冊。這是我永遠的責任。”
  2009年10月,《復興之路》在人民大會堂演出後,張繼鋼連咳了三個月,似乎任何藥物都起不到效果。那很像身體長期透支後一種報複性爆發。
  《復興之路》是建國後的第三部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和之前的《東方紅》、《中國革命之歌》相比,前者時間跨度更大,要展示1840年鴉片戰爭至今一百餘年的歷史。某種程度,它如同一部政治性很強的編年史。
  張繼鋼受命接下“命題作文”後,既要保證作品時刻保持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的統一,又要令所有編排讓觀者感覺“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他所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
  當年的張繼鋼曾用“生命狀態非常艱苦”、“絕望”、“簡直無路可走”等詞彙,形容自己的心境。但“絕處逢生”同樣也是這個藝術家所推崇的生命狀態。在他看來,絕處代表的是一個標準、一個眼界、一個眼光。“只有經歷很多,你才知道現在所處的地步是絕處,你需要推開一扇門,點燃一盞燈,照亮一條路。”
  走到“絕境”,但又獲得“新生”的張繼鋼,是幸運的。在《復興之路》編排上,他就“絕處逢生”般想出無數創意。如表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張繼鋼決定讓國旗升起在南方未結束戰鬥的陣地上。張繼鋼表示,每次演出,絕大多數觀眾在這個地方一定會哭。
  但幸運之神並不會隨意眷顧於某人,《復興之路》編排時每一次難點的突破,背後都暗藏著張繼鋼的執著。“不能鬆弛,更不可散漫”——是他對自己提出的要求。而這種工作狀態,張繼鋼已保持多年。
  1990年代初,還在做畢業作品《獻給俺爹娘》的張繼鋼就和朋友說:“我們這代人一定要努力,做到這個領域的世界最好。”朋友勸說:“你不要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太累。”張繼鋼不服氣,他向朋友發誓,自己就是要永遠迅速地奔跑。
  2006年,籌備奧運慶典的張繼鋼幾乎每天都是凌晨兩三點回家睡覺,早晨7點半出門工作。倏忽之間,四季流轉,他卻渾然不知。到了2008年的7月到9月,張繼鋼把回家時間延遲到了早晨6點。天亮,他開始洗澡,聽院子里的汽車一輛輛開動。之後,他吃早飯,再去工作。他曾對《小康》記者坦言,實在太累的時候,他索性把車停在路邊,“深夜,我在北京紫色的夜空下抽煙,看月亮,看一種空曠——這對於我是很美好的。”
  藝術的時代審美
  張繼鋼骨子裡或許也有散淡一面,他說自己偶爾也會想到退休,但他也覺得,那恐怕是個做不到的計劃,況且退休後可能更加繁忙。因為那時更能集中精力做一些個人的作品。
  《復興之路》後的作品歌劇《洪湖赤衛隊》,對張繼鋼而言,仍像是“命題作文”,且是具有“經典”光環的“命題作文”。
  據說當初張繼鋼並不想接下這部劇,畢竟觸碰經典,難免招惹麻煩。但既然接了,張繼鋼決定讓這個“洪湖”具有時代感,具有時代的審美感。在他看來,“把經典改得面目全非是不負責任的,但照搬經典同樣是不負責任的”。他的原則是,對“洪湖”要改編,但“不宜傷筋動骨”。
  因此,歷時兩年重排最終於2012年10月亮相舞臺的《洪湖赤衛隊》,既保留了《洪湖水浪打浪》、《看天下勞苦人都解放》這些經典唱段的原汁原味,又有很多切合時代審美的改編。如過去老版歌劇結尾時,是群眾一陣歡呼“彭霸天打死啦”,隨後,《洪湖水浪打浪》的歌聲再起。而新版的結尾,韓英會說:“我們僅僅是消滅了一個彭霸天,可是還有多少個彭霸天需要我們去鏟除。”這樣的收尾,讓全劇有了更為開闊的眼光。
  “藝術需要不斷地創新、不斷地完善,我希望數十年之後,那個時候的藝術家根據那個時候的審美,對《洪湖赤衛隊》還有新的闡釋,這就是藝術的進步。”張繼鋼如是說。
  2013年末,在南京、杭州等地上演的大型史詩京劇《赤壁》,作為張繼鋼導演的京劇處女作,自2008年在國家大劇院首演獲得觀眾認可後,已經有近十萬人次觀眾觀看,張繼鋼也將諸多浪漫唯美的元素註入劇中。
  在他看來,“京劇的浪漫就在於它的假定性和虛擬性,戲曲講究以一當十,一桌兩椅就能構成廳堂一室,而馬鞭一揮、腿一邁,就上了馬背,走了兩步,就是千山萬水。”
  場景設計上,《赤壁》一劇也處處體現著張繼鋼的創新。如泛舟借箭一幕,白霧橫江的水面,曹軍的艨艟戰船在舞臺上僅僅露出一角,已足顯其磅礴氣勢。另一邊,諸葛亮與周瑜在江上僅僅只是一葉扁舟。兩邊視覺上的對比衝擊,給人造成一種戰爭一觸即發的危機感。而周瑜在小舟上悠然地撫琴作歌,諸葛亮在羽扇輕搖間一條妙計便已成竹在胸。配合著燈光,整個舞臺凸顯出一種神秘而唯美的浪漫氛圍。
  當然,追求創新的張繼鋼亦有自己的原則。在他看來,兩百多年的京劇,有著大量的戲迷票友。“觀眾都是懂戲的,不能隨便創新、隨便浪漫。”他表示,創新、浪漫的前提,是要保持傳統京劇的原汁原味,在允許的範圍內進行一些改變,在細節之處體現浪漫。
  而作為精益求精之人,2009年3月《赤壁》啟動二輪演出時,張繼鋼又結合首輪演出觀眾意見,對劇本和舞臺設計進行了改動。如增加了“舌戰群儒”的緊張感;在“借東風”的戲中加入了一段孔明的獨白;而“火燒戰船”也有更加驚心動魄的效果。
  正因不斷突破,在2013年的演出中,《赤壁》收穫了極好口碑,就有觀眾在看過“火燒赤壁”一場後形容:近7米高的艨艟艦船,不可思議地在“戰火”中分崩離析,裂為數塊。以假亂真的特殊效果,讓人感覺整個演出現場都被“燒熱”了。
  對作品不斷完善,是張繼鋼的創作特點。
  據說,當年《復興之路》在人民大會堂上演,他從第一天改到最後一天。張繼鋼說,自己很不理解有些導演排戲,排一遍就說排好了。而在藝術上,他更相信自己始終與完美對望。
  “為什麼要對望?因為你只能接近,你達不到。藝無止境。”
  致敬辭
  他曾任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型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總導演,曾為奧運會籌備盛典,也曾一手打造舞劇《千手觀音》,他是張繼鋼。作為中國當代著名藝術家、教育家,他用作品踐行著自己的責任與夢想。
  聲音
  “人生就是這樣在不斷的選擇當中前進。選擇在有夢的地方行走。行走就是尋找,行走就是思考,行走就是努力,行走就是奮鬥。”
  ——張繼鋼
  十年大事記
  作為當代著名藝術家、教育家,現任武警部隊政治部副主任的張繼鋼,30多年來參與500多部藝術作品的編排創作,他的作品一直是國家主流意識形態的最佳代表。
  自2005年由張繼鋼編排的舞蹈《千手觀音》亮相春晚舞臺後,他一次次被“點將”:當年3月,他接到命令,帶領解放軍團隊競標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演出方案。8月,他是紀念反法西斯及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晚會的總導演。此後,他成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副總導演,殘奧會開閉幕式執行總導演。奧運閉幕後,中央領導委任他擔任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型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的總導演。
  舞劇《千手觀音》、新編史詩京劇《赤壁》、歌劇《洪湖赤衛隊》等,同樣也是張繼鋼近年廣為人知的作品。他不斷賦予它們時代感、時代審美,使經典亦能與時俱進。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修繕

vx89vxvw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